火熱小說 日月風華 ptt-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閲讀

Home / 歷史小說 / 火熱小說 日月風華 ptt-第四八八章 潛龍勿用閲讀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晚上回到苦水巷,直接到了顾家,顾家姐弟都在家中,似乎知道秦逍没有吃饭,所以等秦逍来家之后才开饭。
顾白衣还打了酒,大户人家男女不同席,不过在顾家自然不会有这样的讲究,秋娘也在桌边坐了。
“先敬你一杯。”顾白衣笑道:“恭喜你升迁到大理寺,可喜可贺。”
秋娘显然还不知道这消息,有些诧异道:“升迁了?”
“姐姐有所不知,我也是回来之前得到消息,秦…..呵呵,秦少卿从兵部被调到大理寺,从七品官员直接升为了四品官。”顾白衣笑道:“我现在和秦少卿可是差了不少级别,按照朝廷的规矩,每次见到,都应该躬身行礼。”
秋娘未必知道大理寺少卿有多大官,但从七品升到四品,自然是让她惊诧莫名。
顾白衣在京都府待了多年,始终只是个八品文书郎,也一直没有得到升迁,秦逍入京短短时日,先是到了兵部做了个七品令吏,这屁股还没坐热,摇身一变,转身就成了四品少卿,连秦逍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更不必说秋娘。
“真的?”秋娘睁大美眸,看着秦逍问道。
秦逍摸了摸头,颔首道:“是真的,今日刚刚调过去,我自己也没回过神。”
杨白花歌
“你这么大官,今日的饭菜,是不是太怠慢了?”秋娘眨了眨眼睛问道。
秦逍哈哈一笑,道:“秋娘姐,你要再这样说我可生气了。什么大官不大官,我可从没想过真的当什么大官。当初入京,只是想向朝廷禀明西陵叛乱之事,只以为报讯过后就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京都,哪知道进了京都,想走也是走不成。”看向顾白衣,微皱眉头道:“顾大哥,我寻思了一下午,一直不明白圣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旨意上说,因为揭发军械案一事有功,所以擢升我为少卿,但我觉得这实在有些说不通。”
“哦?”顾白衣含笑道:“为何觉得说不通?”
“虽然一开始确实是我要将军械案揭发出来,但真正出面的是薛可用,如果揭发此案真的有功,薛可用更应该受到封赏。”秦逍正色道:“但薛可用不罚不赏,打发离开了京都,反倒是将我调到大理寺。退一步说,就算我真的有揭发之功,也不可能一下子从七品擢升到四品,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所以我一直想不明白,圣人为何会这样做。”
顾白衣微笑道:“圣心难测,也许是圣人觉得你胆识过人,非但有勇,而且有谋,觉得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才会提拔重用。”
“顾大哥说笑了。”秦逍苦笑道:“我到京城,只会惹麻烦,那些贵人们厌恶我还来不及,什么有勇有谋,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做事不计后果的愣头青而已。”
秋娘笑盈盈道:“你管圣人怎么想,升官又不是什么坏事。你才多大年纪,就成了四品官,只怕过几年还能升为一二品的大官,那可就真了不得了。”
顾白衣也是笑道:“既来之则安之。圣人为何会这样做,我一时也不明白,不过你先是被召入宫中,今日有连升数级,满朝文武都是看在眼里,至少大家都会觉得圣人对你十分器重。有圣人的隆恩浩荡,至少京都还真没人敢对你轻举妄动,这并不是什么坏事。”端杯道:“来,先干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顾白衣才道:“大理寺的事情不多,十分空闲,你调任到大理寺,以后倒不会太辛苦。”
“大哥所言极是。”秦逍笑道:“大理寺的官员从上到下都是散漫至极,在那里呆的时间长了,还真没有争权夺势之心。不过我在大理寺恐怕也待不了太长时间。”
“为何会这样说?”顾白衣有些疑惑。
秦逍想了一下,终于道:“顾大哥,我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从来都不是当官的料,而且也没想过变成他们那样子的人。我只盼能够早日调离京都,去韩都尉那边也好,调到北部边镇也不差,总之是不想留在京都。这里是非太多,远离是非之地才是上上之选,别说什么四品少卿,就是三品二品,我也不稀罕。”看向门外,喃喃道:“京都不适合我。”
顾白衣看出秦逍有心事,抬手轻拍了一下秦逍肩头,温言道:“喜欢从前的生活?”
“是。”秦逍叹道:“我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在龟城。那时候有韩都尉和孟捕头照顾,衙门里的弟兄也都是相处融洽,虽然只是守着监牢,但每天都很开心。来到京都,除了和你们在一起心中欢喜外,并无太多开心的时候。”
“朝廷至今还没有对西陵叛乱做出反应。”顾白衣道:“依我看来,短时间内朝廷也不可能对西陵用兵,更不可能收复西陵。秦兄弟,很多事情一去不复返,从前的生活虽然美好,却很难再回到过去。此外你如今已经是四品少卿,想要离开京都,更是困难了。”
秦逍笑道:“真要离开京都,倒也不是没有法子。”压低声音道:“我思来想去,有个法子未必不成。”
“什么法子?”
“圣人既然下旨提拔我为大理寺少卿,我若主动辞官,宫里肯定不许,甚至会惹得圣人不快。”秦逍道:“可是如果能让宫里直接罢免了我的官职,到时候我再主动恳请前往边关效命,圣人未必不答应。”
秋娘闻言,叹道:“其他人个个都想着升官发财,你却想着让朝廷罢免官职,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秦逍微微一笑,道:“秋娘姐,青衣堂招惹了你,也招惹了我,只死了一个蒋千行,这事儿肯定不能就此善罢甘休。”
“你想做什么?”秋娘花容失色,急忙道:“你可别再去招惹他们了。你现在是少卿,四品大员,白衣说了,他们不敢再找你麻烦,你可千万别再做傻事。”
“你放心,我做的不是傻事。”秦逍淡淡一笑:“我以前在龟城的时候,就喜欢管闲事,若是在大街上遇到欺凌弱小的无赖,就绝不会让他们好过。青衣堂在京都为非作歹,多少无辜百姓受其所害,只因为青衣堂背后有贵人撑腰,京都法司竟然都是视若无睹,今日我在大理寺知道,青衣堂在京都横行多年,可是官府竟然没有青衣堂的任何犯案卷宗,也难怪那些人在京都嚣张跋扈。”
顾白衣微微颔首:“青衣堂和太平会确实是京都的两大毒瘤。”
“所以铲除青衣堂,让他们彻底解散,也算是造福于民的好事。”秦逍笑道:“我如果在兵部,还真没有资格去调查青衣堂,可是如今被调到大理寺,正好有了机会。”
“你是想借用大理寺对付青衣堂?”顾白衣立刻明白,肃然道:“只是你应该明白,就连刑部那位血阎王都不愿意与青衣堂结怨,大理寺又怎敢与青衣堂为敌?苏瑜老成持重,做事极其小心谨慎,朝中官员私下里给苏瑜取了个外号,叫做苏瞎子,便是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当做没看见,他连普通的案件都不愿意卷入进去,更何况是青衣堂?”
“我既然是少卿,自然就有办法调查青衣堂。”秦逍淡淡道:“如果真的能够除掉青衣堂,不但可以造福于民,而且定然会让青衣堂背后的贵人很不开心,也许因此就会将我罢官免职,如果真能这样,那是再好不过。”
顾白衣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如果那位贵人不闻不问,我便竭力让青衣堂走投无路。”秦逍双眸寒光闪现:“如果那位贵人要庇护青衣堂,在圣人耳边进言,阻止我继续对付青衣堂,罢官免职自然更好,否则阻拦大理寺办案,我也就有理由主动辞官。”
顾白衣看着秦逍,叹道:“如此说来,你都已经想好了?”
秦逍点头道:“不瞒顾大哥,我被调入兵部之后,就一直想着如何从京都脱身,如今既然有机会,自然不会错过。”犹豫了一下,才道:“不过青衣堂在京都实力不弱,而且背后有贵人撑腰,真要对付他们,并不容易,身边没有帮手不成。我瞧大理寺那帮官员也都是些酒囊饭袋,而且他们也绝不会相助我除掉青衣堂,所以…..!”欲言又止,终是没有说出口。
“你是想让我帮你?”顾白衣自然是立刻明白秦逍心思。
秦逍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先前确实想着如果有顾大哥在身边帮忙,对付青衣堂就更有把握,所以甚至动过念头将顾大哥调到大理寺去当差,不过细细一想,还是不妥。”
很萌很火爆:宠狐成后
“你是怕连累我?”顾白衣笑道:“如果你真的下了决心,想要为京都百姓除去这一害,我自然会尽力相助。只是你若哪天真要将我调用到大理寺,总要给我升上一级,多年来我始终是个八品文书郎,俸禄太低,如果能够升上一级,俸禄会高一些,为了那几两银子,我自然是竭力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