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 ptt-第836章 做的虧心事太多(祝新年快樂!)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熱門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 ptt-第836章 做的虧心事太多(祝新年快樂!)讀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楚王府中,李宽跟程静雯和武媚娘还在亭子里品着红茶。
说起来,楚王府的龙井香茶是绿茶,偏偏李宽却是喜欢喝林家红茶,搞得程静雯和武媚娘也跟着适应起李宽的口味来了。
“王爷,大唐交易中心那边真的没有问题吗?晴儿和来福叔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想来是这事还没有完呢。”
武媚娘有点担心的问道。
钢铁契约交易铺子里头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在长安城勋贵、富商之间传开了。
虽然普通百姓可能意识不到这个事情背后代表着什么,但是勋贵们可不一样。
“只要我们仓库中的货物数量足够,就怎么都不怕!哪怕是钢铁价格降低一半,我们也不会亏本,大不了就让炼铁作坊那里辛苦一点,多生产一些钢铁出来咯。”
程静雯对楚王府的商业事情涉及的没有那么深,所以相对乐观很多。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对李宽很有信心。
“我既然说了三天内要长安城的钢铁价格下降一半,自然就有办法做到。今天王富贵手中的钢铁契约还是我让晴儿专门补送过去的,自然不用担心长孙冲去挤兑。”
李宽虽然面上很淡定,心中其实也是小小的感慨了一把。
这一次,自己还是大意了。
什么产业战争,直接让楚王府情报调查局的人出手收拾几个长孙家的子弟,不是更加痛快吗?
好在关键时刻,那个不给力的“全才系统”帮了忙,从里面兑换了一批精钢出来。
通过这次,李宽也发现了一个特点,那就是系统里面兑换物资,如果是大唐还没有的物资,像是之前制作手弩的精钢,需要耗费的积分就非常吓人,根本就不可能大量的兑换。
但是像是楚王府炼铁作坊已经在大规模生产的钢铁,需要的积分就少了很多。
所以别看李宽一口气兑换了两百万斤的精钢出来,其实也没有把积分给花光。
两百万斤,看起来很多,其实也就是一千吨而已。
放在后世,这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大家在路上经常能够看到挂车上面运输的钢卷,随便一个就轻则七八吨,重则三四十吨。
也就是说,这一千吨的钢铁也就一百个钢卷不到的重量而已。
“如果今天长孙冲他们把手中全部的钢铁契约都换成了实物,那么明天我们继续降低钢铁契约的价格的话,估计就没有几个人敢再提价了。三十文有人觉得低的话,我们就按照二十五文,甚至是二十文来接着卖,告诉大家,长安城的钢铁价格,以后就是这个水平!”
武媚娘听了李宽的话,心中也安心了几分,然后就立马开始策划起明天的安排。
毕竟,哪怕是今晚长孙冲等人完成了货物的提取,这事也不算完。
只有让大家以更低的价格买到钢铁契约,并且用这个契约去提取到了实物,钢铁的价格才算是真正的降了下来。
“嗯,明天就让长孙冲他们明白什么叫做‘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
晚春时节,乍暖还寒。
长孙冲站在仓库外面,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
“我们还有多少钢铁契约没有兑换?”
“郎君,只剩下最后的八万斤了,这还是我们几家合起来的数目。”
长孙宽也感受到了不对劲。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王富贵跪地求饶,求放过的吗?
怎么他还那么淡定的站在来福旁边,一声不吭的盯着自己?
“我们已经提走了至少一百万斤钢铁了吧?”
“一百五十五万斤,这些是今天全部出货的数据!”
长孙宽虽然非常疲倦了,但是整个人却是一点困意都没有。
现在的局面,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
“不可能啊,楚王府不可能有这么多存货的。除非他们作坊城的那些建筑都是偷工减料,没有按照之前报道的大量使用钢筋,所以才能有这么多的库存剩余。一定是这样,我要找人去弹劾南山建工,他们这种偷工减料是拿百姓和官员们的性命开玩笑啊。”
长孙冲觉得自己总算是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了。
除了这个理由,他已经无法想象怎么让这件事变得合理了。
“长孙兄,不管南山建工在作坊城有没有偷工减料,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钢铁价格,要真的下跌了!”
郑海脸上早已没有喜悦,而是变成一副刚刚死了阿耶的模样。
虽然从今天的买卖来看,自己的损失并不算太大,毕竟这些都算是低价买回来的钢铁契约,把实物转卖出去,应该也跌不了多少。
除非楚王府的人疯了,还要继续压价。
但是,麻烦的是自己之前跟长孙冲他们一起囤积了一批高价的钢铁契约,这就很要命了。
一下子损失几万贯钱,哪怕是荥阳郑氏这种世家,也会心痛的。
“长孙宽,怎么样,三更都已经过了,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指不定人家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了呢。你们还需要继续提货吗?”
来福就像是一棵青松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虽然上了年纪的他,身体不算强壮,但是却是让长孙宽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自己怎么就输了呢?
看那帮伙计忙碌的样子,哪怕是继续把剩下的几万斤货物给提走了,他们的仓库也还有货啊。
“提!为什么不提?把每一份契约都全部换成实物!”
长孙冲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没有胜算了,但是却是不肯放弃最后的挣扎。
万一,楚王府的仓库就是拿不出最后的几万斤钢锭呢?
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也算是许多人的本性之一了。
“王掌柜,来,你带大家进仓库走一趟,让他们不要心存侥幸!”
这个时候,来福突然提出了一个出乎大家意料的建议。
在之前,他都是不同意其他人进入仓库的,为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仓库里到底有多少货。
现在都已经快要把所有的钢铁契约都核销完毕了,来福反倒是觉得可以让人去看一看了。
反正留下来的这些钢锭,正是仓库里最开始就存储着的东西。
自家王爷想要打压钢铁价格,现在让大家知道楚王府的仓库里,哪怕是核销了这么多的钢铁契约,仍然还有这么多的货,那么准备买钢铁契约或者钢铁实物的商家,心中对于钢铁价格,就必然会有新的预期。
到时候,长孙家哪怕是再怎么折腾,也无济于事了。
……
钢铁要降价了!
当来福让长孙冲以及看热闹的那些商家去库房里走了一圈之后,大家立马就有了这个判断。
“师父,还是你厉害,这么及时的把所有的钢铁契约都甩出去了,不仅卖了一个人情给王掌柜,还为我们作坊减少了损失。”
阿牛跟在金太身后,脸色轻松的上了马车。
折腾了一天,总算是落幕了。
“错了,厉害的是楚王殿下,不是我!你注意到没有,哪怕是王掌柜自己,今天过得也是心惊胆战,好在最后还是压住了长孙家那帮人。你看吧,等到明天重新开始交易的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开始抛售手中的钢铁契约。虽然大唐这几年对钢铁的需求一直在增加,但是单单楚王府仓库中剩余的钢铁,就够卖几个月了,再考虑到长孙家今天提走的货,今年的钢铁注定是供大于求的。
那个《财富》周刊的文章你都看过了吧?一旦市场上出现供大于求的时候,价格下跌就成为了必然。再加上楚王殿下还力推钢铁价格的下降,到时候楚王府的炼铁作坊又提高产量的话,别说是三十文钱一斤,就是跌到二十文钱一斤,都是有可能的,关键是这个价格可能还卖不出去!”
金太虽然小时候没怎么读过书,但是最近十年却是一直在给自己充电,如今不仅识文断字,还能看懂观狮山书院《科学》杂志和《财富》周刊上面的许多专业论文了。
“确实如此,不过我担心出现这种情况之后,有些人铤而走险的将大量的精钢运输到草原上出售呢。”
马车上就师徒两人,所以阿牛说话说的很直接。
按照大唐现在实行的政策,虽然铁锅等物品可以出售给草原部落,但是对于刀剑和钢锭的出售还是非常谨慎的。
除了凉州等几个朝廷指定的城市,其他地方是不允许将这些货物大量的出售给胡人的。
反倒是出海贸易的限制,稍微松一些,但是却是需要缴纳额外的市舶税,并且也需要得到特别的批准。
如果长孙家偷偷的将钢锭卖给胡人的话,不仅不会亏损,反而可以大挣一笔。
当然,胡人吃不吃得下这么多的精钢,也是个问题。
“阿牛,你能想到这些,你以为楚王殿下和王掌柜他们就想不到吗?你以为长孙家就不知道楚王府的人会担心他们会这么做吗?所以哪怕是亏损,长孙家也不会走上这条路的!长安城里的勋贵,虽然彼此之间有很多矛盾,但是在对付胡人方面,基本上还是可以维持一条心的。”
金太的这个评价,倒也是比较客观。
长孙家的先祖,当初也是依靠跟胡人作战立下的战功才发达起来,要是子孙后代反而跟胡人媾和起来,长孙家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那倒也是,不过这件事情,徒儿一直觉得有点奇怪。长孙家跟楚王府也算是斗了很多年了,之前一直都没有撕破脸,但是看楚王府现在的作风,似乎完全变了啊。是不是因为长孙皇后已经去世了,楚王府要支持大明宫中哪位贵妃上位呢?”
这段时间,宫中贵妃们暗暗争夺后宫之主的位置的小道消息,也成为了长安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大唐对于言论的管理比较松,只要别作死的在那讨论玄武门之变的事情,李世民还是非常大度的。
“这种事情,不是你应该操心的!楚王府的这个变化,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是不可能是因为你说的这个原因,至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楚王殿下不说,估计谁也搞不清楚。”
金太希望自己当一个比较纯粹的商人,所以尽可能的不掺和到长安城勋贵之间的争斗之中。
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的身上,已经牢牢的贴上了楚党的标签。
……
“南高句丽运输到登州的第一批铁矿石成功运达文登码头!”
“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设计制作的铁矿石运输船成功下水!”
“楚王府登州炼铁作坊一期项目正按计划有序建设之中!”
“楚王殿下表示贞观十八年大唐钢铁的产量将翻一番!”
就在长孙家跟楚王府在大唐交易中心钢铁契约交易铺子开始掰腕子的第三天,《大唐日报》上面就开始报道钢铁相关的新闻。
不管是南高句丽新开发的富铁矿,还是河东道正在扩产的炼铁作坊,亦或是在淮南道计划修建的炼铁作坊,各种各样的消息一直霸占着《大唐日报》的头版头条,其他一些报社也跟风的报道了这个热门新闻。
当然,《长安晚报》的报道风格肯定跟《大唐日报》不同,长孙冲亲自安排人撰写了几篇文章,重点说明大唐对钢铁的旺盛需求。
但是,钢铁契约的价格下跌,已经可以充分的说明赢家到底是谁。
“阿耶,今天的精钢价格已经掉到了十九文钱一斤了!这已经比我们炼铁作坊的成本价格都还要低上几成,如果钢铁价格一直维持在这个水平,那我们的炼铁作坊每生产一斤钢铁,就会亏一斤的钱啊。”
长孙府中,长孙冲面露焦虑的站在长孙无忌面前。
这几天,他可谓是度日如年啊。
从原本的胜券在握,到一败涂地,这个转变,让长孙冲很难接受。
“楚王府的精钢成本比我们低,这个是我们早就知道的事情。但是以十九文的价格出售的话,应该也是不挣钱,或者是挣了非常少的钱的。为父不担心这几天你亏了几万贯钱,也不担心今后几个月是不是还会继续亏钱,但是我担心李宽这么做,背后有什么目的啊。”
心中一直忌惮李宽的长孙无忌,思考问题的角度显然跟长孙冲有所不同。
“能有什么目的?无非就是他想垄断大唐的钢铁贸易,想要其他炼铁作坊都搞倒闭,到时候他们一家独大,想卖多少钱就多少钱。这天下,还有什么生意是比独门生意更挣钱的?哪怕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东西,只要是独门的,就会是一个很挣钱的生意!”
长孙冲显然也是有看观狮山书院商学院出版的《财经》周刊,对于一些基本的经济理论,有一定的了解。
但是,这并没有让他在自己阿耶面前挣到面子。
“你把李宽想的太简单了!不客气的说,这个天下已经没有谁是比楚王府更加富裕的了。哪怕是陛下的内帑,里面的金银也未必有他多。这种情况下,李宽的每一个举动,背后都可能有深意,我们只有搞清楚了他的真正目的,才能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法。”
长孙无忌显然是借着这个机会,在那里调教自家儿子。
“那他能有什么目的呢?”
“为父现在也不确定,先看看吧!这段时间,你多安排一些人盯着楚王府的举动,对于我们自己府上发生的事情,你也多留意一下。”
长孙无忌心中,莫名的有点不安。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关键是长孙无忌这辈子做的亏心事太多啦!
……
这段时间钢铁价格的变化成功的抢占了长安城百姓的头条,让大家对齐王府谋反案件的关注度下降了好几个级别。
不过,这并不表示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相反的,刑部尚书刘德威亲自带着一帮精干的属下,正在审着所有的活口,就连李祐都不例外。
当然,审核的重点肯定是在阴弘智和燕弘信他们身上。
“燕弘信,你的眼睛已经瞎了,但是耳朵还没有聋吧?本官也不跟你乱打包票,反正沾上谋反的事,你这条命是绝对保不住的。但是死也是有许多种死法的,如果你足够配合,本官可以让你死的轻松一点。在这,燕家的女眷,你不想他们全部都进入教坊司吧?”
已经好几天了,刘德威取得的进展非常有限。
除了在齐王府中搜出来的一些有明确书信来往的官员,其他扯上齐王府谋反案的京官非常少。
这跟大家的设想不符合啊。
虽然李世民没有想着要借着这个机会清理朝堂,但是一个谋反大案,最终只砍了几个人的脑袋的话,也实在是太儿戏了。
怎么也得拉一批官员下马吧?
要是觉得人命值钱,可以发配到澳洲去嘛。
那里正需要大量的人手去放羊呢。
“刘尚书,我真的只是一个听命行事的人,不知道长安城还有什么人跟齐王殿下有联系。”
燕弘信没有那么傻,不会轻易的开口透露自己知道的消息。
他也是在牢房里审过犯人的,搞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后,会采取什么手段,他自然也是再清楚不过了。
别看刘德威现在承诺的很好,到时候真的有什么情况,他说了根本不算。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可没有后悔药!”
刘德威看到油盐不进的燕弘信,很是不爽。
这是朝廷大案的案犯,他不敢随便上大刑,否则要是在还没有定论之前就把人搞死了,反而不美。
“刘尚书,让我来试一试吧!”
一个清脆的少年声音,传到了燕弘信耳中。
由于眼睛瞎了,他的听力反而变得比以前好了很多。
很明显,这个少年的声音是第一次出现的,莫名的,燕弘信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行走在江湖,老人、孩子、和尚、道士,都是不要随便惹的。
这种人敢在江湖上行走,指不定就有什么厉害手段是一般人不知道的,知道的都已经去见了阎王爷。
如今,刑部大牢里新出现的这个声音,就让燕弘信感受到了威胁。
“怀英,你耶耶跟我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了,以你的才华,再加上你师父的影响力,你完全可以有更便捷的仕途可以走,没有必要从刑部开始。”
刘德威虽然同意狄仁杰跟在自己身边看一看怎么审理案子,但是却是不大希望他进入刑部。
这就跟后世很多老师、警察和医生,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走这一条路。
别看看着你光鲜,但是里面吃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师父说,让我先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恶,才能明白‘善’的意义,才能更好的味道阿汤百姓服务。至于以后的路怎么走,等我从观狮山书院研究生院毕业之后再说,现在只是先过来涨涨见识。”
狄仁杰虽然才十多岁,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很沉稳。
异界天才至尊
而李宽对他的教育方式也跟一般的学员不同,更多的是让他自己从各种经验之中来揣摩为人处世的道理。
六道妖神 给我点根烟
狄仁杰对破案有兴趣,李宽干脆就让他过来刑部这边看看。
至于具体的安排,反倒是不需要李宽操心,狄仁杰自己就搞定了。
“行吧,既然你都有了主意,那就交给你试一试吧。不过事前说好了,燕弘信没有到达长安城之前,怎么教训他都没问题,但是如今进了刑部大牢,就不可以出任何猜错,行刑逼供之类的手法,千万不能用在他身上。”
刘德威见多了年轻人的招数,一上来就没什么耐心,几句话之后往往就开始动刑了。
这个措施效果是往往很有效果,但是难免会有一些冤假错案。
其他的案子就算了,李祐谋反这种大案,是绝对不能让人感觉有冤假在里头的。
“您放心,半个时辰要是没有办法让燕弘信开口,就算我输了!”
狄仁杰虽然没有亲自审理过犯人,但是小玉米等人很喜欢缠着李宽讲故事,他倒是没少在一旁听李宽讲故事。
这些故事,其中有好些就是涉及到了审案断案。
往往,李宽会在故事讲完之后,跟刘元、狄仁杰、秦怀道等人说一说故事之外的事情。
比如破案的手法、微动作的观察,还有后世广为流行的特殊行刑手段。
今天,终于有机会在真正的犯人身上试用了,狄仁杰心中可是满怀激动。
那种像是男人看到绝世美女的表情,让刘德威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自己好友的这个孙子,精神怎么有点不正常的感觉?
怎么感觉看到犯人就像是看到了美食?
“来人,端一盆水过来!”
狄仁杰深呼吸一口气,开始了自己的传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