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百六十二章 學劍展示

Home / 其他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百六十二章 學劍展示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如果你看到这个,说明我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选择了一个小小的防盗测试。)
无他,因为方别清楚,只有这最笨的剑能够帮自己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但是这剑实在太笨了,笨到如果对方能够抗住这一剑,那么方别没有任何转圜的空间,要么转身就逃,要么就只能一门心思地把这一剑一剑剑砍出去。
如果边砍边唱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那就更加的应景了。
而张不平的意思则是,方别利用自己之前练剑所锤炼出来的剑感,利用自己所观摩那无数场战斗所得到的经验,最终将其融汇贯通成一招没有招式的剑法。
如果说笨剑是将一剑锤炼雕琢到没有破绽,然后用这没有破绽的剑去砍人。
而张不平想让方别用的一剑,则是根据敌人的功法与招数,寻找到最适合杀死对方的那一剑,然后用出来。
这听起来有点像独孤九剑的味道了。
但是独孤九剑不管怎么说,也有破剑式破掌式破气林林总总的九剑,还有那么长的总纲和分纲,摆明了也是学霸武学。
而方别如果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自己就是一本活着的剑谱。
在过去的岁月里,因为练剑的缘故,方别几乎看过了每一本剑法的武功秘籍,甚至有精力将不同的秘籍分门别类划分等级,这可不是在家闭门造车就能够做到的。
方别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改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就要抛弃那稳重得体值得信赖的笨剑,而去尝试这种如同天外飞仙灵光乍现的神经刀武功了。
怎么想都有点心有不甘。
“对了,张真人。”方别突然说道。
“你且说。”张不平是真的属于那种非常平易近人不摆架子的老前辈,当然,前提是你要见到他。
张不平虽然没架子,但是人是真的不容易见。
“我从今天开始,不练剑了。”方别脱口而出,然后摆手:“串了串了,我又不是温华。”
“我的意思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不练一剑了,我练二剑怎么样?”
“就是说,我一边还是可以用那笨笨的一剑,但是我同时又尝试练那天外飞仙一般的一剑。”
“笨剑加巧剑,就是两剑。”
“两剑不好听,那姑且叫二剑好了。”
“如果有哪一天,我能够把两剑融会贯通,这就等于说是大成了。”
“这个时候,我的剑就叫不二剑。”
“真人你看怎么样?”方别笑着说道。
饶是张不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前这个嬉皮笑脸起来的少年。
“贫还是你能贫!”在张不平的身后,白云冲方别做了个鬼脸,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不可以。”而这个时候,在方别的身后,传出来了商离的声音。
其实商离一直都在。
不过方别进门了,商离还在门外。
不过即使在门外,门内的声音,他还是都可以听到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二剑或者不二剑。”商离走进门中,看着方别说道。
“除非你走火入魔。”
张不平点了点头:“商掌门说的对。”
方别苦笑了一下:“所以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你们别认真啊。”
“好吧,张真人您给我指出了唯一可行的道路。”
“但偏偏需要我自废武功吗?”无他,因为方别清楚,只有这最笨的剑能够帮自己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但是这剑实在太笨了,笨到如果对方能够抗住这一剑,那么方别没有任何转圜的空间,要么转身就逃,要么就只能一门心思地把这一剑一剑剑砍出去。
如果边砍边唱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那就更加的应景了。
而张不平的意思则是,方别利用自己之前练剑所锤炼出来的剑感,利用自己所观摩那无数场战斗所得到的经验,最终将其融汇贯通成一招没有招式的剑法。
如果说笨剑是将一剑锤炼雕琢到没有破绽,然后用这没有破绽的剑去砍人。
而张不平想让方别用的一剑,则是根据敌人的功法与招数,寻找到最适合杀死对方的那一剑,然后用出来。
这听起来有点像独孤九剑的味道了。
初爱成绊 中2病
但是独孤九剑不管怎么说,也有破剑式破掌式破气林林总总的九剑,还有那么长的总纲和分纲,摆明了也是学霸武学。
而方别如果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自己就是一本活着的剑谱。
在过去的岁月里,因为练剑的缘故,方别几乎看过了每一本剑法的武功秘籍,甚至有精力将不同的秘籍分门别类划分等级,这可不是在家闭门造车就能够做到的。
方别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改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就要抛弃那稳重得体值得信赖的笨剑,而去尝试这种如同天外飞仙灵光乍现的神经刀武功了。
怎么想都有点心有不甘。
“对了,张真人。”方别突然说道。
“你且说。”张不平是真的属于那种非常平易近人不摆架子的老前辈,当然,前提是你要见到他。
张不平虽然没架子,但是人是真的不容易见。
“我从今天开始,不练剑了。”方别脱口而出,然后摆手:“串了串了,我又不是温华。”
“我的意思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不练一剑了,我练二剑怎么样?”
“就是说,我一边还是可以用那笨笨的一剑,但是我同时又尝试练那天外飞仙一般的一剑。”
“笨剑加巧剑,就是两剑。”
“两剑不好听,那姑且叫二剑好了。”
“如果有哪一天,我能够把两剑融会贯通,这就等于说是大成了。”
“这个时候,我的剑就叫不二剑。”
“真人你看怎么样?”方别笑着说道。
饶是张不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前这个嬉皮笑脸起来的少年。
“贫还是你能贫!”在张不平的身后,白云冲方别做了个鬼脸,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不可以。”而这个时候,在方别的身后,传出来了商离的声音。
其实商离一直都在。
不过方别进门了,商离还在门外。
不过即使在门外,门内的声音,他还是都可以听到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二剑或者不二剑。”商离走进门中,看着方别说道。
“除非你走火入魔。”
宫主与王子的浪漫奇缘
张不平点了点头:“商掌门说的对。”
方别苦笑了一下:“所以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你们别认真啊。”
“好吧,张真人您给我指出了唯一可行的道路。”
“但偏偏需要我自废武功吗?”无他,因为方别清楚,只有这最笨的剑能够帮自己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但是这剑实在太笨了,笨到如果对方能够抗住这一剑,那么方别没有任何转圜的空间,要么转身就逃,要么就只能一门心思地把这一剑一剑剑砍出去。
如果边砍边唱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那就更加的应景了。
而张不平的意思则是,方别利用自己之前练剑所锤炼出来的剑感,利用自己所观摩那无数场战斗所得到的经验,最终将其融汇贯通成一招没有招式的剑法。
如果说笨剑是将一剑锤炼雕琢到没有破绽,然后用这没有破绽的剑去砍人。
而张不平想让方别用的一剑,则是根据敌人的功法与招数,寻找到最适合杀死对方的那一剑,然后用出来。
这听起来有点像独孤九剑的味道了。
但是独孤九剑不管怎么说,也有破剑式破掌式破气林林总总的九剑,还有那么长的总纲和分纲,摆明了也是学霸武学。
而方别如果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自己就是一本活着的剑谱。
在过去的岁月里,因为练剑的缘故,方别几乎看过了每一本剑法的武功秘籍,甚至有精力将不同的秘籍分门别类划分等级,这可不是在家闭门造车就能够做到的。
方别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改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就要抛弃那稳重得体值得信赖的笨剑,而去尝试这种如同天外飞仙灵光乍现的神经刀武功了。
怎么想都有点心有不甘。
“对了,张真人。”方别突然说道。
“你且说。”张不平是真的属于那种非常平易近人不摆架子的老前辈,当然,前提是你要见到他。
张不平虽然没架子,但是人是真的不容易见。
“我从今天开始,不练剑了。”方别脱口而出,然后摆手:“串了串了,我又不是温华。”
“我的意思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不练一剑了,我练二剑怎么样?”
“就是说,我一边还是可以用那笨笨的一剑,但是我同时又尝试练那天外飞仙一般的一剑。”
“笨剑加巧剑,就是两剑。”
“两剑不好听,那姑且叫二剑好了。”
“如果有哪一天,我能够把两剑融会贯通,这就等于说是大成了。”
“这个时候,我的剑就叫不二剑。”
“真人你看怎么样?”方别笑着说道。
饶是张不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前这个嬉皮笑脸起来的少年。
“贫还是你能贫!”在张不平的身后,白云冲方别做了个鬼脸,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不可以。”而这个时候,在方别的身后,传出来了商离的声音。
其实商离一直都在。
不过方别进门了,商离还在门外。
不过即使在门外,门内的声音,他还是都可以听到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二剑或者不二剑。”商离走进门中,看着方别说道。
不曾 愛 過 你
“除非你走火入魔。”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张不平点了点头:“商掌门说的对。”
方别苦笑了一下:“所以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你们别认真啊。”
“好吧,张真人您给我指出了唯一可行的道路。”
“但偏偏需要我自废武功吗?”无他,因为方别清楚,只有这最笨的剑能够帮自己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护好自己想保护的人。
但是这剑实在太笨了,笨到如果对方能够抗住这一剑,那么方别没有任何转圜的空间,要么转身就逃,要么就只能一门心思地把这一剑一剑剑砍出去。
如果边砍边唱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那就更加的应景了。
而张不平的意思则是,方别利用自己之前练剑所锤炼出来的剑感,利用自己所观摩那无数场战斗所得到的经验,最终将其融汇贯通成一招没有招式的剑法。
如果说笨剑是将一剑锤炼雕琢到没有破绽,然后用这没有破绽的剑去砍人。
而张不平想让方别用的一剑,则是根据敌人的功法与招数,寻找到最适合杀死对方的那一剑,然后用出来。
这听起来有点像独孤九剑的味道了。
但是独孤九剑不管怎么说,也有破剑式破掌式破气林林总总的九剑,还有那么长的总纲和分纲,摆明了也是学霸武学。
而方别如果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自己就是一本活着的剑谱。
在过去的岁月里,因为练剑的缘故,方别几乎看过了每一本剑法的武功秘籍,甚至有精力将不同的秘籍分门别类划分等级,这可不是在家闭门造车就能够做到的。
方别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改练这一剑的话,那么他就要抛弃那稳重得体值得信赖的笨剑,而去尝试这种如同天外飞仙灵光乍现的神经刀武功了。
怎么想都有点心有不甘。
“对了,张真人。”方别突然说道。
“你且说。”张不平是真的属于那种非常平易近人不摆架子的老前辈,当然,前提是你要见到他。
张不平虽然没架子,但是人是真的不容易见。
“我从今天开始,不练剑了。”方别脱口而出,然后摆手:“串了串了,我又不是温华。”
“我的意思是说,从今天开始,我不练一剑了,我练二剑怎么样?”
“就是说,我一边还是可以用那笨笨的一剑,但是我同时又尝试练那天外飞仙一般的一剑。”
“笨剑加巧剑,就是两剑。”
“两剑不好听,那姑且叫二剑好了。”
“如果有哪一天,我能够把两剑融会贯通,这就等于说是大成了。”
“这个时候,我的剑就叫不二剑。”
“真人你看怎么样?”方别笑着说道。
饶是张不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前这个嬉皮笑脸起来的少年。
“贫还是你能贫!”在张不平的身后,白云冲方别做了个鬼脸,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不可以。”而这个时候,在方别的身后,传出来了商离的声音。
其实商离一直都在。
不过方别进门了,商离还在门外。
不过即使在门外,门内的声音,他还是都可以听到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二剑或者不二剑。”商离走进门中,看着方别说道。
“除非你走火入魔。”
张不平点了点头:“商掌门说的对。”
方别苦笑了一下:“所以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你们别认真啊。”
“好吧,张真人您给我指出了唯一可行的道路。”
“但偏偏需要我自废武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