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dmt都市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第十一章 碼頭展示-nucq4

Home / 遊戲小說 / rfdmt都市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第十一章 碼頭展示-nucq4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码头入口处。
栈桥前,喊杀声四起。
贾有才却是整个缩在一堆麻袋后面,头都不敢露。
这位中年捕头后背紧紧靠着麻袋,似乎恨不得自己都钻进着麻袋中去,而双手牢牢握着的刀,却是不停的抖动着。
冷汗则是犹如雨下,滴滴答答的顺着脸颊而下。
怎么回事?
怎么在码头这儿突然遇到‘飞贼’了?
没错!
‘飞贼’!
就在刚刚,贾有才和一众捕头带着兵丁来到码头的时候,还没有等他回过神,一个扛着斩马刀的‘飞贼’就从夜晚的阴影中蹦了出来。
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刀。
瞬间就劈死了最前面的两个捕头。
贾有才也在前排,但是他运气好,是听到破空声,下意识的整个人往地上一趴。
逃过一劫的贾有才,还来不及有其它动作,滚烫的鲜血淋了他一身,这位中年捕头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依靠着本能爬到了这个麻袋堆后躲藏着。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贾有才很清楚自己不能再躲下去了。
听声响,他知道和他一起来的捕头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人再出来主持大局的话,兵丁很可能就一哄而散。
到了那个时候,事后追究起来,他难逃其咎。
这身皮一定会被扒。
而以那位大老爷的手段,他一定会成为这次任务的源头。
说不定这些同僚的死,都能够算到他的头上。
这些,无所谓。
对贾有才来说,被人戳脊梁骨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早就习惯了。
可……
他还有老娘啊!
一想到这些死去的同僚会围着自己的老娘喊着要还儿子、丈夫的命来,一想到周围的邻居在暗地里冲自己的老娘指指点点,贾有才就咬紧了牙关。
以他老娘的性子,遇到了这样的事儿,肯定是活不了了。
那他现在的苟活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给老娘搏一条出路。
想到这,贾有才深吸了口气。
下一刻,他探出头向着外面看去——
那‘飞贼’正在挥舞着斩马刀,没有什么章法,就是简简单单的左右横劈,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招式,却让周围的兵丁根本不敢上前。
因为,冲上去的,都被一刀两断了。
对方的脚下,则是满地尸首。
既有普通兵丁的,也有巡捕的,还有捕头的。
兵丁、巡捕的士气显然直线下降,很快的,就要溃败了。
“弓箭手!”
站在麻袋边观察着的贾有才没有在等待,高声的喊道。
这样的喊声,瞬间吸引了‘飞贼’的注意。
不一样的捕头服饰,立刻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
“嘿,还有一个!”
“竟然没跑?”
“胆子不小!”
手持斩马刀的‘飞贼’看着贾有才狞笑着。
话音落下,就径直冲向了贾有才。
而贾有才没有跑,甚至动都没有动。
不是不想跑,而是在手持斩马刀的‘飞贼’奔向他来的时候,他腿都打颤了,这个时候,只能是抬手抓住麻袋,不让自己摔倒。
看着越来越近的飞贼,贾有才脑海中闪过了为数不多的几次‘实战’。
那是他少年的时候,和隔壁巷子的一伙人起了冲突,当时对方人多势众,手持棍棒的把他和两个朋友堵到了巷子里,眼看着就要挨上一顿暴打了,结果,一块板砖出现在了脚边,他想也没想捡起来就扔了出去。
恰好打中了对方领头的。
对方的头领直接仰头栽倒。
气势汹汹的对方,瞬间就鸟兽散了。
他也‘一战成名’,有了‘勇武’的名头,然后,被收编进了衙门。
脑海中,当时的情形一一闪过。
他看着眼前。
这道栈桥和当时的巷子何其相似?
板砖?
现在手边虽然没有了板砖,但有……刀!
呜!
想到就做,贾有才手中的刀就这么的扔了出去。
朴刀打着旋,飞向了那身强力壮的‘飞贼’。
不过,直接就被‘飞贼’用斩马刀磕飞了。
一击不奏效的贾有才有点慌了,只能是大声的喊着。
“给、给我扔啊!”
“弓箭手呢?”
“给我射!”
贾有才的声音带着颤音,但足够高亢,在夜晚中传出了老远,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的贾有才站在那一动不动,宛如一根定海神针。
顿时,慌乱的兵丁就是一定。
不少人完全是下意识的就向着手持斩马刀的‘飞贼’将手中的兵器扔了出去。
呜、呜呜!
几十把朴刀,宛如是短矛一般将手持斩马刀的‘飞贼’包裹了进去。
有不少更是偏了准头向着贾有才而来。
所幸的是,贾有才面前高高的沙袋充当了‘防御工事’。
噗、噗噗!
朴刀的利刃插在了沙袋上。
也划破了血肉。
不深。
但,鲜血淋漓。
也让手持斩马刀的‘飞贼’疼得呲牙咧嘴。
这让巡捕、兵丁们精神大振,刚刚遇到这手持斩马刀的‘飞贼’时,他们完全的被打懵了,对方宛如传说中的绝世猛将般,站在这栈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似乎不知疲惫,没有疼痛,不惧怕生死般。
可现在一看,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立刻的,巡捕、兵丁士气直线上升。
本该摇摇欲坠的围捕圈,立刻变得坚定起来。
常人的战斗就是这样。
没有士气时,一人能追着十几人打。
但士气一上来,以少胜多,不是难事。
“渔网呢?”
“套索呢?”
“弓箭手怎么回事?”
一声声的喊声响起,那些从衙门跟来的巡捕终于想起了自己身上还有着专门抓捕‘飞贼’的工具。
立刻的,一张张渔网就这么的扔了出去。
大部分都扔偏了。
但,少部分却是命中了。
“兄弟们抓紧了!”
“放倒他!”
贾有才爬在麻袋上大喊着,顺手抄起了一柄不知道是谁插在麻袋上的朴刀,学着曾经东城总捕头的模样,高高一挥。
他不知道,这么做有用没。
只是觉得当时的东城总捕头有点帅。
不自觉的模仿,效果很不错。
几个巡捕、兵丁们拽住渔网就向后拉,更多的巡捕、兵丁也加入其中。
更重要的是,那些兵丁中的弓箭手终于回过了神。
嗖嗖嗖!
噗噗噗!
十几只箭矢落下,虽然有一部分被斩马刀打落,但是一部分却准准的落在了‘飞贼’的身上。
“干得好!”
“兄弟们把渔网收紧了,不要让他挥刀!”
“弓箭手,再射他!”
麻袋后的贾有才看到这一幕,真的是喜出望外。
他似乎看到了这个‘飞贼’被射成刺猬的模样了。
也看到了,自己立下大功的模样。
我又一次撞大运了?!
贾有才忍不住的想道。
但马上的,乐极生悲——
刺啦!
渔网被割裂了。
锋锐的斩马刀从渔网中斩出,硕大的刀锋一突一卷,就将数张渔网割裂。
拽着绳子的巡捕、兵丁直接摔倒一地,将身后手持弓箭的同僚连累的摔倒在地。
顿时,一片滚地葫芦。
手持斩马刀的‘飞贼’没有理会这些随手可杀的目标,扭过头,睁大的双眼中,满是怒意杀意,宛如受伤的猛虎,就向着贾有才冲来了。
完了!
看着对方狰狞的面容,贾有才心都凉了。
呜!
斩马刀的刀锋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响声径直横扫而过。
贾有才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
既有压力扑面而来。
更多的是心里的恐惧。
可马上的,贾有才就一咬牙。
‘刚刚不就打算死了吗?’
‘现在更好!’
‘这么多人看着,只要李德尚不想让人心凉就一定会给我老娘一个依靠!’
‘这就行了!’
‘娘啊,孩儿不孝了!不能亲自给您养老送终!’
想到这,贾有才的眼睛泛红了。
然后——
“杀!”
贾有才不退反进,手中的朴刀直直的斩了出去。
铛!
金属交击的响声中,贾有才的朴刀直接飞了出去,感受着手中蔓延而来的巨力,这位中年捕头闭目等死。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
贾有才悄咪咪的睁开了眼。
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那硕大的刀锋被对方捏在了手中。
“沐爷儿!”
贾有才惊喜的喊道。
然后,马上高声喊道:“沐爷儿小心!”
手持斩马刀的‘飞贼’就这么弃了斩马刀,张开双手,宛如是一头深山里的熊瞎子般,向着杰森扑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勒死你!去死吧!”
‘飞贼’高喊着。
那几乎和杰森差不多的身高,却还要魁梧一圈的身形,随着这样的高喊竟然出现了一丝膨胀。
顿时,对方变得越发高大、魁梧了。
但马上的,对方前冲的身影一顿。
前男友的告白
不是向停下,而是杰森的双手待在了对方的手腕上,然后左手向上,右手向下,以一个拨动的方式,拨开了对方伸来的双臂。
紧接着,杰森整个人的身形一侧,以肩膀为点,猛地向前顶出。
砰!
闷响中,带着一连串骨头碎裂的响声,魁梧的‘飞贼’就这么飞了出去。
“沐爷儿,厉害!”
“这就是沐家拳里的绝招吧?”
贾有才径直凑过来,舔着脸,一副谄媚的模样。
很难想象,刚刚这位中年捕头一副舍生取义的模样。
这让杰森都忍不住的看了一眼。
但是,贾有才一脸谄媚。
根本没有了刚刚一丁点儿的气势。
停顿了一下,杰森摇了摇头。
“不是。”
杰森回答着。
这是【徒手格斗】达到了大师级后,自动出现在他脑海中的。
事实上不单单是在大师级,每一次【徒手格斗】升级,都会出现很多技巧,宛如是千锤百炼一般的烙印在了他的本能中。
不过,更多的时候,杰森不太喜欢用。
因为,他更喜欢潜行隐匿后,一刀枭首的战斗方式。
像是这种正面对战的?
也不是没有。
可是他面对的都是一些庞然大物,几十米上百米或者上千米,乃至就和一个城市大小的对手,这样的技巧根本没有用。
类似这这样的战斗,杰森很难遇到。
“这样的杀招,竟然不是?”
“沐爷儿,您真的是厉害。”
“就是这个!”
贾有才说着就比划着大拇指。
但是,还没有等到这位中年捕头的大拇指比划起来。
杰森整个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贾有才一愣。
随后就反应过来。
他们还没有进码头,在栈桥处就被拦了下来,而且还是‘飞贼’一伙人之一。
这说明什么?
说明码头里面就大变故。
以至于这伙人不得不做出了假扮‘飞贼’的策略。
为的就是引开码头上的兵丁,让码头防御空虚。
想到这,贾有才不敢怠慢,大声的喊道——
“快点通过栈桥!”
“进码头!”
“都小心点!”
“是,贾头儿!”
兵丁、巡捕一个个回答着。
虽然贾有才平时不怎么样,但是刚刚的一幕,确实是让他们感到了佩服,这个时候称呼‘贾头儿’,也多了一丝恭敬。
而贾有才则是犹豫着。
我要不要跟进去?
不进去的话,肯定会被当逃兵的。
可进去了,一定比外面还危险。
就是九死一生啊!
这差当得真的是危险!
爷们要是能过了这一次,一定请辞不干了,好好在家伺候老娘!
一边想着,贾有才一边迈动步子,走上了栈桥。
……
码头内一些身着黑衣的人分成两拨。
一拨人押送着一些被捆着的女人向前走去。
令一拨人,则是两两一组抬着箱子向前。
“快点!快点!”
“都快点!”
一个管事模样的男人大声的喊着,手中的鞭子不停的抽打着那些走路走慢了的女人。
当然了,不是真的抽打在身上,这可是精贵的货物,他可不敢这么做,他就是抽打在地上,吓唬吓唬这些货物,就如同往常一样。
可这一次不一样了。
里面两个穿着学生装的女孩中的一个,好像是被吓到了,就这么摔倒在地。
旁边的那个也仿佛吓到了,径直哭了起来。
这些人本来就被穿成了一串儿,当两个人都停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起来!”
“继续走!”
耳边传来了呵斥声,但是李远远和赵淑画却是不为所动。
她们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喊杀声。
两人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如果真的顺从的上了船,那等待她们的绝对是地狱,只有拖延时间,等待官兵来了,她们两人才有救,因此,两人几乎是同时行动起来。
那个管事威吓了半天,根本没用。
打又不敢打,只能是跑去请示主事人。
一个面容阴鸷,眼神凶狠的男人。
“二爷?”
管事躬身请示。
“王老八仗着天生神力没有下过苦功,‘筋肉’都没有练成,能够抵挡这么长时间,已经是那些兵丁废物了,统兵的怕死,现在有人站出来了,王老八撑不了多久。”
这个男人阴恻恻的说着。
“是,二爷说的是。”
“那?”
管事连声应是后,再次轻视。
“杀了吧。”
“反正也是意外收获。”
“舍了就舍了。”
被称为二爷的男人这样说着,就向着两个女学生走去。
“胆子不小,也有点智慧,不愧是上过学堂的。”
“但是……你们两个运气不好。”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就抬起了手掌,看着两个脸色煞白的学生,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缓缓的说道:“看在你们胆识的份上,让你们做个明白鬼!记住……”
“杀了你们的男人叫陈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