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宋煦 txt-第四百六十三章 文半城展示

Home / 歷史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宋煦 txt-第四百六十三章 文半城展示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大宋朝廷这么忙的焦头烂额,政事堂,六部等几乎夜夜通宵,加班加点,连带着垂拱殿也是彻夜灯火通明。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几日后,汾州介休。
朱浅珍的马车停在一个大院不远处,他站在马车边,看着这个大院,神情颇为异色。
这个院子出奇的大,刚才马车环绕了半圈,只怕要有半个皇宫大了。
他边上的伙计凑过来,低声道:“掌柜,别看这外面,我来之前打听过了。表面上看着平平无奇,里面可是雕梁画栋,整个大宋,找不出可比的。”
这还平平无奇?单是这个占地就不是谁都能有的!
伙计瞥了眼四周,越发低声道:“小人还听说,这文家在介休,甚至是汾州都是数一数二的,有文半城之城,介休一般的铺子,街道都是文家的。听说茶山,矿无数,在苏杭的生意也很大……”
朱浅珍是真的一点都不奇怪,文家在皇家票号搞洗钱,进进出出的珍奇古物,金银,铜钱,折算加起来,怕是有数百万贯!
朱浅珍摆了摆手,理了理衣服,向着文家大门走去。
文家的牌匾很普通,岁月斑驳,感觉都快要掉下来了,‘文府’二字却出奇的闪亮,仿佛经住了岁月的洗礼。
朱浅珍认真的看着,暗自佩服。
他来之前也仔细查过,这文家确实是诗书之家,传承的还要从唐初算起,算得上世家了。
两个门卫看着朱浅珍,打量着他的穿着,对视一眼,确定不是普通人,其中一个客气的上前,问道:“这位客人,不知来自何处,来我文家要拜访何人?”
朱浅珍面露微笑,从怀里掏出一张拜帖,递过去道:“我姓朱,自开封来,这是我的拜帖,请柬文相公。如果文相公看不上我这份拜帖,就说皇家票号。”
门卫一怔,求见他们家文老太爷的人不少,但有资格的不多。他又看了看简简单单的马车,一个随从。又看向拜帖,无官无职,只有姓名简介。
门卫狐疑,秉持着一贯的‘谦逊’家风,还是客气的道:“客人稍候,小人这就进去禀报。”
朱浅珍点点头,站在台阶下没有动,目送那门卫进门,关门。
伙计跟在他边上,心里很清楚这次的任务。官家派他们掌柜来,任务很重,也很难,必须要小心翼翼,要是坏了官家的事,他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门卫进了门,却没有直接去找文彦博,他没那个资格,想了想,去了最左边的院子。
这是文彦博第六子,文及甫的院子。
元祐初,文及甫原本在大理寺任职,后来调任吏部郎中,因为文彦博再次拜相,为了避嫌调到了外地,文彦博致仕,他回京任太仆寺寺卿,权工部侍郎。
随后,卷入了赵煦与高太后的争权以及随后的大清洗,文及甫被罢官,闲居快两年了。
门卫来到门旁的时候,就看到六十多岁,白发苍苍的文及甫坐在椅子上,腿上坐着一个十三四岁小女孩,他正一字一句的叫她读书。
门卫悄步来到门外,没有出声。
文及甫又叫了几句,放下小女孩,笑着说道:“真是聪明,晚上再教你。”
小女孩很是腼腆,拘谨,行礼道:“谢夫君,妾告退。”
文及甫一脸笑容,摸着胡须都是得意。
门卫这才进来,递过拜帖,道:“六爹,门外来了一个叫做朱浅珍的人,说是要求见太爷。”
文及甫虽然赋闲在家,却也不甘心,时时想回去,自然也关注朝野,朱浅珍这个名字,他第一时间就觉得很耳熟,看着拜帖,猛的变色。
门卫一见,连忙道:“他还说,如果太爷不见,就说‘皇家票号’四个字。”
文及甫已经想起来了,朱浅珍这样人自然不入他的眼,最重要的,还说文家借助皇家票号洗钱,并乘机捞一笔的事。
这件事,主要是文及甫在做,文家其他人知道的并不多。
因此,朱浅珍是谁,背后是谁,他很清楚!
“这是查到是我们,上门来兴师问罪了?还是,他代表了什么人?”
文及甫老脸变幻。他那个不成器的侄子会认为背后是那位瞎子九殿下,他可不怎么想。
数百万贯,甚至千万贯,区区一个赵佖怎么拿得出来?再说了,户部,甚至是政事堂的批文,赵佖没这个能力,更没那个胆子!
明眼人都清楚的人,背后的人,呼之欲出!
不可言!
文及甫左思右想,心头有些惊慌,立刻就道:“你将人请进来,带到正厅,上好茶,一定要客气。我这就去见父亲,没有我的话,不准任何人打扰,更不能放走他!”
门卫登时知道厉害,迅速道:“是。小人这就去。”
文及甫感觉着手里的拜帖,直觉沉甸甸的,心头有不好的预感,站在原地沉色许久,还是走向后院。
文彦博住一个独栋的小楼,位置僻静,少有人敢打扰。
来往的婢女,下人看到文及甫,纷纷躬身行礼,一个字都不敢说。
文家都知道,老太爷不管事,家主的位置,基本上由这位‘六爹爹’暂代,管理着一切大小事情。
文及甫进了楼,直接走向文彦博的书房。
文彦博致仕后,专心著述,极少出门。
文及甫来到门前,径直走进去。
文彦博的头发都快掉没了,脑门上秃了一大块,脸角皮包骨,双眼凹陷,双手如枯枝,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
文及甫悄步走进来,恭谨的道:“父亲。”
文彦博依旧看书,舔着手指有些艰难的翻了一页,声音苍老,却单一有力的道:“什么事情?”
文及甫将朱浅珍的拜帖递过去,道:“京里来人了,是官家的舅舅,要见您。”
文彦博眉头一皱,转过头,神色有些疑惑,道:“官家的舅舅?”
文及甫并没有将所有人事情都告诉文彦博,现在有些迟疑。
文彦博久经宦海,十分精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道:“有麻烦?”
文及甫看着文彦博,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几个晚辈不晓事,利用皇家票号做了不少事情,我担心,可能会让朝廷有借口对付我们文家。”
章惇、蔡卞等‘新党’连司马光的坟都想给掘开,文彦博这个还活着的老东西,自然没理由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