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攻心女孩不好惹 愛下-第162章 不死心的瘦猴讀書

Home / 都市小說 / 火熱都市言情 攻心女孩不好惹 愛下-第162章 不死心的瘦猴讀書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你没事吧?”葛元硕神情显然有些紧张,从上到下检查沈雅韵,却忘了自己还衣不解带。
沈雅韵伸出食指戳戳他的胸膛,提醒他:“快把衣服穿好!”
“嗯哼?”他低头注意到自己失态了,赶忙穿好,突然眼光看向沈雅韵身后的人,冷冷地一道目光投射过去。
斯琴莉莉两眼放光,这个男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说话还如此富有磁性,看他对待沈雅韵的时候,还柔情似水,自叹道: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吗!
沈雅韵随后说道:“我好着呢,没事,就是这两个家伙抓你的?”
沈雅韵大步掠过葛元硕,黑溜溜的眼珠子一瞪,可恶的人,一腿一个,狠狠地说道:“我让你伤天害理!我让你贩卖器官!我让你感受痛苦!”
“啊~”
“啊~”
两人异口同声地喊叫出来,犹如被宰杀的猪一般,无力反击只能痛苦**。
瘦痞子看得直皱眉头,五官都已变形,得罪谁也不要得罪这个女人,太恐怖了,她可以让你不死却濒死。
黑医生低头求饶:“我错了,饶我一条小命吧,女侠。”
沈雅韵停下腿,问道:“说,还有多少人被你们抓起来!”
黑医生缩着脖子,畏头畏脑地,弱弱地说:“还有3个壮丁还没开始解剖,被关在里面的房间里,其他身体有问题的,就被拉去矿山做苦力。”
沈雅韵一听,沉着冷静一想,自己也分身乏术,矿山那边被拉去做苦力的,她马上打了一通电话:“李沐阳,你出动刑警,去解救矿山上的黑工,这是非法劳工,可以全部解救出来。”
“啊..这…好的,老大,马上去做。”李沐阳接到任务,马不停蹄地叫了一队人马。
沈雅韵和葛元硕眼神交会,示意他一同进去房间,长长的走廊上徘徊着冷空气,这里阴气太重了,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深深的怨气和死不瞑目的冤魂在控诉。
打开一道木门,幽深的房间里,躺着三个男人,穿得单薄,葛元硕二话不说,替他们穿上衣服,免得让沈雅韵看到不该看到的。
随后沈雅韵走了进来,拍拍他们脸,唤醒他们:“醒醒,兄弟!”
三个人虽然醒来,全身却无力动弹,葛元硕明白这种感觉,他刚刚也是这么过来的,慢慢地说道:“他们起不来,麻醉效果还没完。”
沈雅韵疑惑不解,便问道:“那你怎么这么快就可以动了?”
“每个人的感官能力不通,我就属于那种神经敏感型的,麻醉在我身上没多大用处。”葛元硕分析道。
沈雅韵吃惊了,长见识了,还有这种操作,佩服地说道:“厉害了我的哥。不过当下,只能找人把他们背出去了。”
就在这时,墙壁上传来一声长鸣,沈雅韵心想:糟了,有人按了警报按钮,要搬救兵了。
顾不上三位躺在床上的大哥,沈雅韵和葛元硕疾步走了出去,看到黑医生和看守者依旧被捆着,那么就是…
瘦痞子挟持住斯琴莉莉,地上粉碎的玻璃被他拿起来当武器,尖锐的玻璃碎片卡在斯琴莉莉的脖子上,他只想逃命,豁出去了,反正左也是死右也是死,还不如搏一搏。
“别过来..再过来我一刀子下去,铁定血崩!”说完,再次往斯琴莉莉的脖子靠近一寸。
“别听他的,他就是个小人,趁我不注意按了警报,你这只瘦猴,你要是敢伤了我,你连这扇大门都出不去。”斯琴莉莉斩钉截铁地说,她也没怕过,丝毫不怯色。
沈雅韵深吸一口气,既然警报已经按了,他们的帮凶就在提刀来的路上,她这里才两个能打的人,不够他们拼,她跺着脚,滴答滴答地跺着,发出求救的频率。
于绍在电脑那端接收到,解读出来:“通知凌枫,欧阳杉杉,叫上李沐阳带一队人马,速来。”
于绍盯着三盏红灯,事在必行,速速通知。
沈雅韵眼睛微微眯着,笑着说:“本来你还有一线生机,但是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很好,你不但没有生机,还断送了你的美好前程。”
瘦痞子抖三抖,哼!他才不信呢!
待会就有人来了,说不定都会看在他抓贼人的份上,饶他一马,他完全可以充当不认识斯琴莉莉。
優秀玄幻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62章 不死心的瘦猴分享
“别废话了,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瘦痞子再次威胁起来。
沈雅韵看到地上有一张扑克牌,好机会,只要有东西,她都可以变废为宝。
沈雅韵脚尖轻轻地将扑克牌一踢,踢到他的跟前,吓唬一声:“小心飞刀!”
瘦痞子条件反射前腿一闪,以为沈雅韵朝他踢了过来,吓得他赶紧躲闪。
瘦痞子再次将缩起的脚放了下来,打算大放厥词,谁知脚踩地板的瞬间,脚滑踩飘了,踩中扑克牌一滑,整个人顺势往后倒。
就在这时,葛元硕伸出手,一把将斯琴莉莉拉了过来,整个人摔在葛元硕的身上。
咚…
有人得救…
有人重重地摔在玻璃扎子上,辗转反侧,血肉模糊。
沈雅韵无奈地耸耸肩,摇摇头,感叹: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
沈雅韵看了一眼葛元硕,斯琴莉莉还在他的怀里,心里闷闷地,不是很舒服,葛元硕反应一秒以后,和斯琴莉莉保持一段距离,他也浑身不舒服!
自觉地靠近沈雅韵身边,说道:“我们赶紧撤离这里。”
“不用,就等他们来,我要一锅端了,免得再继续害人!”沈雅韵闷闷不乐地说道,语气间带着赌气。
果不其然,说曹操曹操到,一群纹身的大佬们凶神恶煞地赶来,堵住了门口!
在深水巷这么多年,居然有人不知死活地来这里砸场子,还是两个生面孔,还有一个…
斯琴莉莉?
带头混混脸色剧变,他是斯琴熊的手下,对于斯琴莉莉再熟悉不过了,斯琴莉莉是斯琴熊的宝贝侄女。
他心里满是问号,急忙问道:“斯琴莉莉,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