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系統逼我當男神 愛下-第842章、接受我兩個月的炮火吧!推薦

Home / 都市小說 / 玄幻小說 系統逼我當男神 愛下-第842章、接受我兩個月的炮火吧!推薦

系統逼我當男神
小說推薦系統逼我當男神系统逼我当男神
逛了好一阵子街,苏盛晨又请她们吃烤鸭。
“哥,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吃?”苏盛夏回头看了看,刚才过去的是全聚德吧!吃烤鸭难道不去全聚德吗?
“好地方。”
苏盛晨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准备好了没有?”
“放心吧苏总,一切都是最高规格!”电话那头的是晨盛集团首都分公司的总裁刘举,在首都呆了两年,混成了真正的老首都人。
尤其是在吃上,本地人都不一定有他懂得多。
“到了。”苏盛晨停下,看着眼前的一个小巷子,里面若有似无的甜香溢出,勾得人馋虫都快出来了。
女孩们看到,这条看似貌不惊人的小巷周围停着很多车,将路塞得满满的。
走进了小巷子里面,最深处有一个木牌,上面写着两个大字————金陵。
“焖炉烤鸭,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了。”苏盛晨搂着叶苓语先走了进去,两个妹妹也赶紧跟了进去。
外面看着貌不惊人的小店,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四合院!”叶苓语红唇微张:“我听说这种房子很贵的······”
“不是所有地方都贵,也要看地段。”苏盛晨一边回答一边往里面打量,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靠着从刘举那里听来的理论知识才不至于在女友和妹妹面前露怯。
“四位,刘举定的位置。”
“请跟我来。”
大部分人都是在四合院的院里面吃,像是外面的大排档一样,排满了木桌,但是没有一个嫌弃的,一个个都忙着低头大快朵颐。
刘举定的位置在东屋,设施之类的都有些古朴,尤其是摆在最中间的八仙桌子,更是在寻常生活中见不到的东西。
“几位请坐。”服务员穿着麻布短衫,肩膀上扛着一条白毛巾,很有古代店小二的感觉。
待到众人坐下之后,一户香茗就被摆到了桌子上,不大的房间里满满的茶香,让人忍不住多吸了两口气。
店小二先上了几盘卤菜,这可是店里自制的蜜卤,咸中带甜,让人根本停不下嘴。
真正的烤鸭,鸭子吃的不是饲料,而是鱼虾和水草,甚至喝的是矿泉水,一个个娇生惯养只为带来最好的口感。
烤鸭上桌。
胖胖的厨师站在一旁,拿起片鸭刀就开始当场片烤鸭。
苏盛夏拿出手机咔咔咔照了好几张,又拍了几张众人的合照,发到自己的朋友圈里,有些小得意的看着点赞和评论。
馋烤鸭的。
馋蜜卤的。
还有馋哥哥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苏盛夏这种不负责任的深夜放毒行为注定将要受到人们的批评指责。
“师傅,你这一只鸭子能片出多少片来?”叶苓语好奇问道,大师傅的刀工很好,每一片烤鸭都是肥瘦相间大小相似的,看上去就像艺术品。
“最多110片。”大师傅得意道:“以前我学徒的时候,大家都穷,好不容易攒点钱来吃烤鸭,都会让我尽量给他们多片点肉下来。”
“后来为了吉祥,就统一片108片。”苏盛晨笑着接话。
“小哥很懂啊,不过现在最流行的可不是108片,而是90片。”大师傅一边片一边说道:“一百多刀足以把骨头架子上所有的肉都片下来,但这副鸭架子也就瞎了,熬鸭汤味道弱不经风的,所以大伙都改为90刀了。”
片好烤鸭,店小二又送上来的一叠面饼。
面饼可谓是烤鸭的绝配了,先烙后蒸的面饼很有弹性,而且不像超市里卖的那种一样发粉发干,即便是握在手上揉成一团,松开之后也会恢复原状。
牛逼啊!
苏盛晨有文化,但还是忍不住用这三个字来概括自己的心情。
“来,尝尝。”苏盛晨拿起一张面饼,夹进一块烤鸭,一点甜面酱和一根黄瓜条,卷起来递给叶苓语。
叶苓语甜甜一笑,接过来先放着不吃,自己卷了一个递给他,两个人郎情妾意好不快活!
“咳咳,哥,烤鸭很好吃,我想多吃点。”苏盛夏一脸哀怨的说道,哥哥嫂子有完没完啊!
苏盛潼疯狂点头。
苏盛晨笑笑,妹妹这种生物最好哄了,一人卷上一个饼就好了。
烤鸭分量不小,一整只就有五斤重,那么大一盘子,再加上其他的小菜,四个人吃正好了。
······
“呼~满足啦!”苏盛夏揉着肚子走出了小巷子,一脸幸福的说道:“烤鸭真的太好吃了,要是能天天吃该有多好~”
苏盛潼耿直的说道:“要是天天吃,会吃腻的。”
“才不会!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怎么会吃腻?”苏盛夏一脸憧憬的说道:“我未来一定要找一个会烤鸭的男朋友!”
苏盛晨活动了一下手腕子,又捏了捏拳头,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心里默默的想着,要不要打几个烤鸭师傅出出气?
叶苓语好笑的看着一脸不爽的苏盛晨,凑近了低声笑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嘛,而且只是谈男朋友,没关系的。”
“不行!”苏盛晨提高了音量:“我之前给过她们机会,她们自己没珍惜,那就没得谈了!”
他指的是妹妹成年生日那一次,苏盛晨将气氛渲染的足足的,在两个妹妹眼泪汪汪的时候成功套出话。
————哥,我们不会谈恋爱的。
听听,亲口说的,红口白牙的怨的了谁?
······
走到宾馆里,秉持着节约的原则,四个人只开了两间房,而且远远的隔开,一间是二楼的双人房,一间是四楼的大床房。
看到苏盛晨身份证的时候,前台小姐姐明显被吓了一跳,随即有些哀怨的看着叶苓语,又看了看苏盛晨手腕上的头绳。
啧啧,好男人都是人家的了,看这小头绳,还是小兔子的呢,这么羞耻的东西若不是爱极了谁会去戴?
心里酸酸的。
今晚,我爱的人将要跟其他人上床,而我,只能无力的等着他们战斗结束。
苏盛晨自然不知道前台小姐如此丰富的内心情感戏,拿到了房卡,将妹妹赶到她们房间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搂着叶苓语进了大床房。
大床房是最顶级的那种,床上还撒着新鲜的花瓣。
苏盛晨可没有心情管这些小家伙了,他将叶苓语抛在床上,在后者尚且晕晕乎乎的时候扑了上去。
接受我两个月的炮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