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討論-第三百九十七章 真神女前往蟲谷,大雪紛飛【求月票】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品都市异能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討論-第三百九十七章 真神女前往蟲谷,大雪紛飛【求月票】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月族的石头?”
陆水开口问道。
月族的石头,效果跟慕家的起源石类似。
好像比慕家那块好用。
不过这也说明,明确实是月族。
而这里到底是不是明的另一半,并没有确定下来。
陆水并不在意,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是月族的石头,不过对于月族,我们知道的很少。
只知道这是一个古老的种族,以往强大非常。
石头中的力量就是源于月族。
这力量超越我们的认知。
也是因此,掌门的计划才能顺利进行。”陆水前方的人开口解释。
后面的那些人,有些迷茫,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
他们逐渐有了记忆。
仿佛回忆起了一切。
每个人脸上都有一些痛苦。
因为杀的人太多了,其中不乏同门。
“你们能跟那块石头交流吗?”陆水开口询问。
这些人会恢复,他自然知晓。
因为这是他动的手脚。
等他们想起一切了,就该送他们上路了。
“可以交流?”最前面那个人摇了摇头:
“这件事我不知道,如果可以交流,或许只有掌门能够做到。”
陆水点头不再说话。
他等待了片刻,等到所有人恢复差不多了,才开口道:
“有遗言吗?”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就知道,他们该解脱了。
浑浑噩噩这么多年,是该走了。
“希望你能遵守承认。”最前方那个人看着陆水说道。
陆水看了四周,他看的是这座城,随后回头看向前方这些人,道:
“所有人是吧?
本座应下了。”
陆水的声音落下,这些人便把头碰到了地上。
“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
我们本意没有想杀人。”
“是的,我们真的没有想杀害他们。”
“等我们知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犯下了大错。”
“可是我们没法解释,也不可能获得原谅。”
陆水站了起来,道:
“闭上眼睛,本座带你们去认个错。”
那些人愣了下,随后闭上了眼睛。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被光芒覆盖。
随后烟消云散。
只是在消散的时候,面上有了解脱之意。
仿佛心满意足。
陆水没有在意,他迈步往前方走去。
前面的所有人都在烟消云散。
而古城中,一些房间中的灯火也开始熄灭。
脚步声也少了很多。
执念消散,无需困在这国度之中。
陆水一直以为对方会问,后续能否成功成为永恒国度。
答案他都打算说了。
奈何这些人不在意。
陆水离开,真武等人自然跟上。
乔家其他人则是恭敬的看着这些人离去。
没有理会他们,就等于他们度过了一劫,那敢开口得罪。
等陆水等人出城,他们才松了口气。
总算安全下来了。
“这七个人真是恐怖,隐天宗的人真是无法看透分毫。”有人感慨道。
“七个人?不是八个人吗?”
“难道不是九个?”
“你们是不是瞎了?明明是三十二个。”
这一下所有人都看了过去,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三十二个。
是一位少女。
“我,我数的很清楚。”
乔倩有些诧异,怎么会差这么多?
是谁错了?
“都别说了,可能是我们心神受到了影响。
先撤回去。
接受治疗。”
五阶长辈就是见识多。
第一时间就觉得问题出在他们身上。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那些人出去会疯的缘故。
那些人可能还觉得自己是正常的,疯的是全世界。
这太可怕了。
————
虫谷。
大殿之上老一辈强者聚集了不少。
最上方的中年男人脸色非常差。
“信的内容看到了?”
中年男人看着下方所有人,脸上布满了阴霾。
“这个紫衣神女太过分了,简直无视我们虫谷。给她面子真以为自己有多强吗?”
“根据力量来看,对方不是那位神女,而且以那位神女的行事准则,已经来了,不会送信。”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起冲突了?那三个人是白痴吗?非要这个时候起冲突?”
“说说怎么办吧。”最上方的中年人开口道。
“对方大概率不是那位神女,不用跟她客气。”有人立即道。
“她口中的有话语权的人是谁?真看得起自己,动手吧,不然真带着灵石去赎人?我们虫谷的面子彻底被对方按在脚下摩擦了。”
最上方的中年人低眉。
他身上隐隐有着杀气。
他们虫谷开创至今,什么时候如此畏畏缩缩?
当初要是畏畏缩缩的,会有今日的成就?
随后这位中年男子闭上了眼睛,不过刹那间,他又一次睁开了眼眸。
这一次他身上散发着实质的杀意。
“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老了,开始怕这怕那。紫衣神女既然如此辱我虫谷,那么就让她知道,身为顶级势力的虫谷,灭她天女宗轻而易举。”中年男人站了起来,看向下方所有人,道:
“走吧,我们一起去一趟。
抹掉天女宗。”
“早就该这样了,什么神女不神女,对方要是足够有实力,还需要送信?要我早打上门来了。”立即有人道。
“确实不能再等下去了,对方如此不讲情面,我们也没有留手的必要。”
“蛊神没什么,但是这面子,我们虫谷必须争。”
“好久没动手了,修真界也很久没听起虫谷的名声了。”
一个个九阶站了起来,他们中最次的都比去的三个人要强。
这些人出去,能让整个修真界震动。
不管是道宗还是剑一峰,都要全面戒备。
够给那个紫衣神女面子了。
“要惊动老祖吗?”有人问道。
“不用了,老祖还在闭关修炼,这种小事没有惊动老祖的必要。”
一个个不再说话,全都打算外出走一趟。
…..
陆家山脚下。
“你今天怎么还放羊?这么无聊。”玖坐在羊背上看着二长老说道。
“不是很有意思吗?”二长老丢了一些青草过去。
两只羊立即争着抢着吃。
这就是二长老一直放的两只羊。
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羊。
“东方茶茶没玩过才觉得好玩,你多大的人了,玩一次就差不多。”玖蹬着脚道。
不过羊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
“你为什么不去附在柒身上?”二长老随意的问了句。
相对来说,附在柒身上应该更好才是。
“不行。”玖直接摇头,随后解释道:
“因为她比我矮,这样她就是幼了。”
二长老:“……”
她发现这个玖,很克她。
不过对方的实力有些超乎寻常,可她就是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恶意。
不仅仅如此,给她的感觉还很奇怪。
随后她直接问道:
“你跟陆家先祖见过?”
“你猜我见没见过?”玖直接反问道。
“见过。”二长老直接猜了。
“再猜。”
“见过。”
“再猜。”
“见过。”
“你像你父亲还是像你母亲?”
“都不像,他们都比我高。”
“我们来说点正事吧,天女宗你还记得吗?”玖跳了起来,来到二长老身边。
二长老蹲下去拔了两颗草,平静道:
“天女宗怎么了?”
“天女宗惹到了虫谷,现在虫谷打算杀过去。”玖捏着二长老的脸颊说道。
呼!
又一次拍空。
“天女宗不是有紫衣神女?她处理不了?”二长老问。
随后把草丢到羊身边。
两只羊立即放弃了口中的草,吃起丢过来的草。
非常满足的样子。
仿佛吃到了人间绝味。
“紫衣神女?”玖想了想道:
“倒是处理的了,但是实力暴露了。”
二长老不解的看向玖,顺便伸手去拍已经在摸她头的手。
“你不好奇紫衣神女是谁吗?”收回手的玖好奇的看向二长老。
“跟我有关系?”二长老起来走到树边。
打算弄点树叶,看看羊吃不吃。
玖跟在二长老后面,步伐抬的高高的:
“肯定有关系啊,对方顶了你的位置。”
二长老看了玖一眼,开始摘树叶:
“有神女总比没神女的好,而且没听说紫衣神女有什么不好。”
“你不好奇紫衣神女是谁?”玖停下步伐问道。
“跟我有关系?”摘了片树叶后,二长老问玖。
“你认识哦。”玖笑着道。
二长老有些诧异的看着玖。
她认识?
在她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一个人有那种修为,但是对方肯定不干这么无聊的事。
顶多仗着自己是前辈,对着她说教。
“不是凝夏。”玖直接反驳了二长老的猜测。
二长老没说话。
她一好奇玖就会得寸进尺,她拿玖没有丝毫办法。
“身边的人猜一个。”玖对着二长老笑道。
仿佛很想让二长老猜一猜。
“她多大?”二长老觉得需要点线索。
“十九岁。”玖道。
“不可能。”二长老下意识开口。
这怎么可能呢?
十九岁?
十九岁敢一个人直面虫谷?
比陆水还要特殊。
而陆水已经二十岁了。
想到陆水的瞬间,二长老突然一愣。
陆水特殊到了极致,强大的让人怀疑。
而陆水却要娶一个普通人…
下一瞬间,二长老想了很多,身为普通的人慕雪,在弱水三千的空间中,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之前以为是陆水的缘故,现在看来可能不是。
慕雪,十九岁。
“想到了?”玖飘了起来,坐在半空中看着二长老: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是不是少了亲自发现的乐趣?”
二长老这时候是真的不想说话,可是有些事又不得不问:
“按这样来说,慕雪其实比陆水还强,还特殊?”
“不是,虽然目前看起来是这样,但是从天地的反应来看,陆水才是最强,最特殊的。”玖也有些疑问:
“但是具体是什么样的,我看不见。
这夫妻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或许过段时间我就能看清一切。
目前不能。”
“他们互相知道?”二长老又问了句。
“参半吧。”玖道。
“什么意思?”
“具体我看不清,大概是情侣之间的情趣。”
二长老没有说话。
从第一次陆水去退婚的情况来看,陆水是不知道的,但是最后不退婚,而且还高调的为慕雪出头。
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陆水是想娶慕雪的,慕雪也是要嫁给陆水的。
这两个人都在装废,异常默契。
一个真心想娶,一个真心想嫁。
缘分就跟上一世注定的一样。
但是玖都无法看到的问题,她也无法猜想出最后答案。
只能等有足够线索。
不过有一点不需要在意,那就是他们一点不排斥成婚。
但是都这么强,怎么生孩子?
“孩子的事你不用担心。”玖直接说道。
“刚刚说的暴露实力是怎么回事?”二长老没有再想其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陆水不知道慕雪具体实力,他决定挑战一次,可又不确定自己够不够强。
所以他巴不得虫谷去一趟给他试试水。”玖一脸看戏的脸。
陆水可太嚣张了。
当然,没在她这里嚣张过。
“今天陆家没事?”二长老问。
玖一脸笑意的看着二长老,道:
“绝对,没事。”
二长老拿着树叶来到了羊边上,随后将树叶洒下。
树叶还没有落地,两只羊就开始抢着树叶吃。
如天降馅饼。
“很久没有外出。”二长老转身看向陆家的外面,随后一步踏出:
“出去看看吧。”
二长老消失在原地。
在长老消失之后,两只羊愣了下,然后不知道应该继续吃草还是自己回去好。
而就在它们觉得应该回去的时候。
突然吹来了一阵风。
下一瞬间,两只羊埋头吃东西,一点没有离开的想法。
直到那阵风再一次出现,它们也不敢抬头。
吃,吃到晚上再说。
……
虫谷。
原先的一个个本打算出发。
去让紫衣神女见识一下什么是顶级势力。
“是直接过去,还是一路飞过去?”有人问到。
“飞吧,让对方体验一下,绝望来临的感觉。”
“直接开空间门过去,杀他个措手不及不好吗?”
“打得过飞过去跟开门过去没什么区别。”
“直接过去占据先机。”
“跟一群七阶都没有的人谈先机?”
两人争执不下。
这时候又有人开口:
“飞过去吧,给紫衣神女时间,杀别人没意义。”
有了决定之后,他们便打算离开。
只是一个个准备出发的时候,突然间发现下雪了。
“下雪了?”一个仙子看着天空有些惊讶道:
“我们这里并不会下雪的,怎么突然有雪?”
很快他们发现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快。
不过刹那。
他们就发现这雪不对。
“敌袭。”为首的中年男人立即开口。
这雪下的他有些熟悉。
“希望是错觉。”
这一瞬间,整个虫谷戒备了起来。
此时虫谷的虫子都有些不安,仿佛要发生什么可怕的灾难一般。
地面开始结冰。
原先的丛林也开始被冰雪覆盖。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原本要出发的一个个懵了。
这情况不对劲。
“不至于吧?”有个人看过类似的场景,比以往要恐怖。
“什么不至于?”
“神女?”
听到这两个字一个个就愣住了,不是说是紫衣神女吗?
出场不是紫气东来吗?
然后这些人就反应过来了,是另一个神女。
一瞬间所有人都有些紧张。
“是与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中年人眉头紧皱,他直接往虫谷最前方而去。
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了。
终究还是惹到了吗?
很快他们几人出现在虫谷最前方。
大雪纷飞,整片树林都已经结上了冰。
这时候脚步声突然从远方出现。
虫谷一众老前辈全都看了过去。
他们知道,来人出现了,到底是谁,一看便知。
不过是定睛一看,他们就看到了,看到了大雪另一边走来了一个人。
一个小女孩。
脚踩白色长靴,一身白衣,黑发随风飘动。
此时的她手里拿着白色的油纸伞,伞轻靠在肩上,仿佛小孩子撑伞遮雪。
她迈着步伐,一步步走向虫谷。
但是他们都无法看清对方的容颜。
不过不需要看清。
只要看到这一幕,他们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神女。”为首的中年人,脸色异常难看。
对方一步步靠近,给了他难以严明的压力。
“九阶证道?她不是大道者。”有人道。
中年男子直接看着说话的人,道:
“请老祖,快。”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神女的可怕。
九阶证道?
他也是九阶证道,但是看到神女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必须让老祖出手。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希望跟天女宗紫衣神女无关。”
但是大家都不傻,他们刚刚打算去灭了紫衣神女。
这位就来了。
说没关,谁信?
“你一个人打得过他们吗?”玖走在二长老的伞下好奇的问道。
是的,来人正是陆家二长老,陆有婷。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二长老平静的开口。
“看了多没意思,你觉得打得过吗?”
“试试吧,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长进。”
二长老神色不变,仿佛并没有把虫谷放在眼里。
二长老一步步走着,不过她每一步都会缩短很长的距离,直到她出现在虫谷前方。
一过来,她就看到了那些人。
确实都很强。
顶级势力的底蕴就是不一样。
如此多的强者。
“听说,你们要出远门?”
二长老的声音传了过去。
没有气息压制,但是一个个都感觉到了寒意。
“神女。”为首的中年人立即恭敬道: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容我调查一下,绝对给神女一个完美的交代。”
二长老看了对方一眼,随后伸出手指,一指按下。
轰!
强大无比的力量瞬间爆发。
而感受最为深切的则是那个中年人。
在二长老伸手的瞬间,他就直接激发了所有力量。
下一刻他就感觉到了。
风暴降临。
轰!
轰!!
噗~
不过刹那间的较量。
同阶的中年人瞬间被击飞,而后一口鲜血吐出。
差距,难以弥补的差距。
中年男人有些惊恐。
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同阶,而是老祖。
这太可怕了,当初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对方简直不讲规矩。
“是我们虫谷冒犯在先,我们绝对会上天女宗道歉。
请听我们解释,确实是事先不知。”中年男人又一次开口。
二长老瞥了对方一眼,平静道:
“行了,你们老祖出来了,退场吧。”
此时的二长老依然撑着伞,周围没有丝毫的影响。
“等你晋升大道,就能直接碾压虫谷了。
大概率跟牙疼仙人差不多,也就是剑一五个弟子那种层次。”玖开口说道。
二长老挥了下手,一瞬间强大的力量席卷向虫谷。
让那些人一时间都难以抵抗。
不仅仅如此,有些人更直接重伤。
神女恐怖到极致。
他们居然还想杀过去,今天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
“这么弱?剑一是跟大长老一样吧?而五大剑修只是剑一的弟子。”二长老放下手问道。
“不要这么想,换一种想法。
小无为那种境界,远古之后,没有出现第二位。
不,应该说自我陨落之后,就只有这么一位。
而五大剑修那种境界,也就他们五个人。
这么想你知道自己天赋多高了吧?”玖开口说道。
“那个牙疼仙人不是吗?”二长老问道。
她看着前方,发现对方即将走出。
“牙疼仙人,是我所在的时代人物,他可是时代宠儿。”玖回答道。
“大长老那种境界,远古时期有几个?或者说你未陨落的时期。”二长老突然好奇的问道。
“十几个,可怕吧?
那个时代真的璀璨极了,那是我看过最为灿烂的时代。”玖眼中带着回忆。
二长老没有再问。
远古时期,真是不简单。
虫谷老祖从虫谷中走出,他看着熟悉的冰天雪地,一时间有些诧异。
那群孙子又做了什么了?
玛德,就不想好好活命了是吧?
不过他发现对方只是九阶证道,不一定会输。
“神女?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看不起我虫谷吗?”虫谷老祖冷眼看着二长老。
“大道天成?”二长老看着对方,声音平缓道:
“最近想看看自己跟大道天成有多少差距。”
话音落下,二长老一步踏出,直接来到了高空之中。
随后一掌拍下。
刹那之间,天地交织出属于大道的纹路,巨大的手掌瞬间压向虫谷。
虫谷老祖无惧,直接冲出。
当年他败了,这次他要赢回来。
轰!!!
大道力量交织,可怕到极致的力量瞬间席卷周围一切。
虫谷等人不敢有丝毫小觑。
立即引动护宗大阵,以防止这种存在的力量破坏虫谷。
轰!
轰!!
轰!!!
天地力量交织,大道气息扩散。
虫谷的人低头不敢观看。
敢看的几个人,心里有些懊悔。
这真的是无妄之灾。
早知道对方会来,早知道对方还在意天女宗,他们肯定不会有任何想法。
该死。
那三个白痴到底是去干嘛了,导致对方直接动手?
一点小事都办不了。
支撑着大阵的中年男人,觉得自己等下就要承受老祖的质问了。
希望老祖还有机会质问他。
不然….
虫谷将不是顶级势力。
为了那么一点小事,导致虫谷从顶级变成一流,他觉得自己也是个白痴。
*******
提前更新。
求月票,就这个月,把所有月票都给我吧。
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