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txt-第70章 最不幸的人才會擁有黑盒相伴

Home / 懸疑小說 /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txt-第70章 最不幸的人才會擁有黑盒相伴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孟长寿的脑子里有一只蝴蝶?”
“医生说老大的脑子发育不正常,早期永久性伤害,是罕见的心理变态者的大脑。”孟长喜的每一句话都透着阴寒的气息:“也是从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家里生病的不止是那个畜牲,还有一直照顾我,帮过我的大哥。”
“这么说来孟长寿就是蝴蝶?”
韩非很是惊讶,孟长喜听到韩非的话后更加惊讶:“你竟然知道蝴蝶的存在?”
“我仅仅只是知道孟长安一直在寻找蝴蝶,蝴蝶具体是什么我还没有弄清楚。”韩非全神贯注,他准备把孟长喜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
“大哥跟我们想要寻找的蝴蝶不是一个人,但蝴蝶确实是通过大哥来彻底改变的老三。”孟长喜又说出了一件事:“老三那个畜牲上学的时候,疯的更厉害了,治疗一点效果都没有。当时给老三寻找心理医生的是已经工作的大哥,看到大哥的脑部扫描图后我才意识到不对。我根据当时那位医生留下的信息追查了过去,结果发现信息和本人根本对不上。一直以来给老三治病的根本不是心理医生,而是另外一个东西。”
人氣言情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我會修空調-第70章 最不幸的人才會擁有黑盒相伴
“东西?”韩非注意到了孟长喜的用词。
“没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它,但它好像不是人。”孟长喜掀开了衣服袖子,他的手臂上残留着一道道疤痕,那些疤痕像是密码,又像是文字:“我明明见过它,却怎么都想不来它的脸,为了不忘记关于它的最后一点记忆,我把所有东西都记录在了身体上。”
看向孟长喜手臂上的伤疤,韩非眼皮轻轻跳动:“你对自己还真狠。”
“在遇到你之前,我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孟长喜指了指自己的脸:“现在到处都是监控,拍摄画面和中央智脑连接,只要出现疑犯的面孔就有可能识别出来,为了防止被抓住,我毁了自己这张脸。”
狰狞的疤痕挤在脸上,根本看不出孟长喜是哭还是在笑:“那个东西每次治疗老三都是在晚上,它将人体比作灵魂的巢穴,在它看来是灵魂赋予生命以形式,使躯体的潜能转化为一种现实,这种转化正是生命产生的过程。”
“我不太理解这些,你能简单的告诉我那个东西有什么特点吗?我想抓住它,给我的朋友们报仇。”韩非的话很质朴。
“具体来说的话,那个东西的手臂上有蝴蝶翅膀类似的花纹,我记不清楚它的脸,只记得有花纹。”紧接着孟长喜又说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们好像是在寻找一个盒子,一个装满了人世间痛苦、绝望、不幸的盒子,那个盒子藏在灵魂的深处,它最开始想要在老三身上找那个盒子,但没有找到。”
“盒子?”听到这里,韩非已经确定,蝴蝶的目标应该就是自己脑袋里的黑盒。
“那盒子似乎会出现在最不幸的人身上,蝴蝶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后来它们准备自己去制作出一个可能存在盒子的灵魂。”孟长喜干脆脱去了外衣:“十年前,蝴蝶找上了三个人,他们三个都是人体拼图案的凶手。”
“三个?”
“第一个是北街孤儿院的院长贺守业,第二个是孟长安,第三个是我大哥,我知道的有这三个,也不排除还有其他的凶手。”
“你手里有没有明确的证据?”韩非很想帮助孟长喜,但他也知道假如真有实质性的证据,孟长喜就不用东躲西藏了。
屋内两人陷入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十几秒钟,孟长喜抿了抿残破的嘴唇,他盯着韩非缓慢的说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
“不要答应的那么快,你对我并不了解,我杀了贺守业,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人是一个真正的凶手。”孟长喜那满是疤痕的脸,配合上他的这句话显得非常恐怖。
“我已经猜到了,所以我希望等抓住真凶之后,你也可以去自首,然后争取一个宽大处理。”韩非见过了太多恐怖血腥的场面,他的反应完全不像是正常人和杀人凶手呆在一起该有的反应。
“我没有明确的证据,不过我把真正整理好的所有东西都放在了远郊一个废弃小区里,那个地方做幸福小区,所有的证据都在1044号房间的卫生间里。”孟长喜慢慢移开了视线:“警方很快就会查到我,孟长安当时杀人的时候,故意把我算计了进去,现在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你说的那个地方……”韩非听到孟长喜的话后,真的被吓了一跳,自己在游戏里居住的凶宅也是1044号。
“怎么了?”见韩非的表情第一次发生变化,孟长喜有些疑惑。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没事,我只是惊讶你还和人体拼图案里的死者有过接触?我听到的消息是警方只收到了你过去埋葬动物尸体和死人的录像,如果孟长安掌握有人体拼图案的证据,他为什么……”
韩非还有说完就被孟长喜打断了:“把我以前埋葬动物尸体的录像直接寄给警察,这样的事情孟长安不会去做。他早已把线索和证据放置在了警察深入调查会发现的地方,他要让警察亲自去抓住我。”
“那录像是谁寄得?”
“这不是孟长安的风格,有可能是大哥做的。”提到孟长寿,孟长喜更加的痛苦了:“我现在不知道那些被蝴蝶蛊惑的人之间存在什么样的联系,比起孟长寿,孟长安更接近蝴蝶的要求。所以真的出现了意外,我怀疑大哥会帮孟长安顶罪,他们似乎还有另外一套备用的方案,这也是我不敢冒然把自己真正整理好的东西拿出来的原因。”
“你把真正整理出来的信息托付给我,那你自己准备去做什么?”韩非意识到孟长喜似乎是在“托孤”。
“你不需要知道我去做什么,你只要记住我说的那个地址就行了。”孟长喜的眼睛紧盯着韩非:“如果我死了,你就把那里的东西交给警察。”